【流年】官堂湖夜色(散文)

【时间:2021-11-24】【来源:】【字体:

暑期携妻儿回农场小住。一日,晚饭后,儿子说很久没有到公园玩了,好想去看喷泉。于是全家总动员,到官堂湖去看喷泉。我将车停靠在龙珠大道武警围墙下,一家人从武警围墙东北角进入公园。夏日的傍晚,太阳已落入西边的天际,华灯初上,我们漫步在公园沥青铺就的林荫道上,远离城市的喧嚣,回归乡野的静谧,感受着路边花草和泥土的清香,令人心旷神怡。
  
走进公园,前方伫立一块五米高的金属烤漆标识牌,标识牌上泛着白光,亮闪着“警察文化主题公园”八个大字。官堂湖公园是江西省法治文化示范基地,并于2020年下半年成功创建国家3A级法治文化主题公园景区。公园占地面积约三十公顷,其中水域面积十六公顷,绕公园一周约二点三公里。公园虽然不大,但对于常住人口只有五千人的小镇来说,已经足够了。人居环境得到极大的改善,使农场干工散步、健身有了好去处。
  
走过标识牌,右前方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草坪,果岭草葱绿葱绿的,像碧绿的地毯。草坪上星星点点,点缀着暖暖的灯光。
  
我们沿着步行道前行,路旁是两排原生态的古樟,树杆壮实,枝繁叶茂,绿油油的像一把把大伞,将脚下的路遮盖得严严实实,树下荫凉荫凉的,温度低好几度,如同到了仲秋季节。儿子早已按捺不住,跑到前面的健身广场荡起了太空漫步机。广场上安装了各种健身器材,有太空漫步机、太极揉推器、腰背按摩器、健骑机、跷跷板、单双杠等。儿子摸摸这个,碰碰那个,玩得不亦乐乎,还强拽着姐姐陪他玩跷跷板。
  
站在健身广场,极目望去,整个官堂湖尽收眼底。路沿湖而修建,灯沿路而布设,灯光照映在碧绿的湖水中,一虚一实。近处是一座亲水桥,大理石铺装的桥折折叠叠,如蛇行走,向湖中央前行。这里叫曲桥探荷,只不过桥建好了,还没来得及种荷,少了莲花和莲叶。远处是一座单拱桥,命名为冷月桥,菊黄色的灯带布设在护栏边缘,深蓝色的射灯安装在桥拱内壁,勾勒出桥的轮廊,与水中的倒影形成闭合,如镶着金边的满月,又像亮晶晶的眼睛。冷月桥犹如西湖的断桥,连接桥梁的堤坝,以及堤坝两侧临水而立的垂柳,都有一点断桥的韵味。去年植树节种下的垂柳,开枝散叶,像千手观音的细细的手臂,又像八爪鱼的触须,恣肆纵逸,随风飘扬。
  
两个退休多年的老同志一边转动太极揉推器,一边扯着闲天。其中一位老同志说:“在大城市生活真没有在农场好,现在公园建好了,每天早晚走一走,活动活动,别提多开心,这次在南京儿子那只住了两个月,就呆不住了,恨不得早点回来。”另一位老同志接过话茬:“是啊,我在南昌带孙子读书,天天呆在家里没地方去,人都快发霉了,趁放暑假回农场放松一下,呼吸呼吸新鲜空气。”
  
听着老人的对话,凝望着清澈的湖水,我禁不住浮想联翩,回忆起官堂湖最初的样子。
  
官堂湖原来叫鸦鹊湖,之前是农场集镇北面一口死水塘。说是死水塘,是因为它与外河不通,引不来活水,全靠雨水。水塘不深,不到两米,塘底堆积的淤泥,被生活污水和养猪场的粪便腐蚀,又黑又臭。水塘里养的鱼、种的莲藕、芡实,没人敢食用。
  
2018年,珠湖农场抓住鄱阳、余干、万年、都昌四县小康攻坚的契机,将鸦鹊湖改造和公园建设列入小康攻坚项目。在公园建设时,将塘中的淤泥挖走,预埋涵管,让生活污水改道,并打通与外部河流相连的通道,引进活水。鸦鹊湖变了模样,成群的鱼儿在湖水中游来游去。
  
集镇南面有座山,据说北宋时山上有一座府学舍,宋朝大文学家曾巩在此讲过学,被称为“曾子书院”。曾巩应弟子名请求,取名儒堂山,后不知因何缘故改为官堂山。鸦鹊湖与官堂山毗连,新建的公园称为官堂湖公园,鸦鹊湖也慢慢被人称作官堂湖。
  
儿子玩累了,跑过来拉我走,我收回思绪,与妻儿继续前行。夜幕降临,路上行人络绎不绝。有一家子慢漫步的,有结伴健步走的,也有零星几个戴着耳机夜跑的。
  
官堂湖西岸,是另一番模样。西岸坡地上种了几排海棠树,它们排列整齐,像列队的士兵。我仔细观察,那些在春天里抽出的新芽,已经长成了长长的枝条,在夜风中摇曳。那些凋零的海棠花,在泥地上缤纷一片。夜不归巢的小鸟在枝丫上歌唱,偶尔啄几下枯萎的花瓣,品尝它的芬芳。妻子禁不住向前,顺手摘下一朵残存的花朵,想要插在女儿的鬂角,被她侧身躲过。
  
夜色中的官堂湖,被溢流坝分成上下两个湖面,落差足有一点五米,中间是高低错落的跌水池,湖水沿着坝体跌入池中,像个小小的瀑布。儿子想要爬上去,被我拽了下来。
  
湖对面有一座水塔,跟我年龄差不多大,塔高二十多米,早已失去了实际功用。为保存历史记忆并增加苍桑感,将它改造成灯塔。塔顶圆柱形水箱用黄色灯带镶边,像极了皇冠;塔身自上而下是黄白相间的灯带,正面塔身镶嵌“爱国、敬业、诚信、友善”八个大字。
  
沿西岸步行道前行,来到圆形广场。广场地面主体由大理石铺砌而成,中间种有花草,打破了坚硬冷冰的感觉,显现出柔和自在。背水处有一排防腐木搭就的廊架,爬满了凌霄花;临水处是弧形游乐码头,只是此时显得有些清冷,原来儿童游船都停到湖对面休整去了,明天,当朝霞染红湖面,它就会迎来无数的小客人。我在码头流连,凭栏向北,两座仿古凉亭吸引了我的目光。凉亭轮廊清晰可辨,我还看见其中的一座凉亭里,有两人相偎而坐,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,我想一定是在互诉衷肠吧。
  
路上,碰到一位同事,携妻散步。因我在规划科工作,他向我打听单位在公园旁建联排叠墅的事。他说:“别墅什么时候建?到时别忘了告诉我,我也要买一套。”我说:“你退休后,不是去女儿那住吗?”他回答说:“农场现在环境这么好,住着别墅,出门就是公园,谁还到外面去?”据我所知,有类似感觉的人还真不少。
  
我们随着人流继续往前逛,不久就到了公园的核心地带——法治文化广场。广场人行入口两侧,安装了三块法治文化宣传栏。广场中央有一个直径三十米的园形花坛,栽了一棵桂花,它的周围铺满了绿色草皮。树枝上缠绕着一串串彩灯,流光溢彩。广场左侧车行入口正前方草地上,横卧着一块四米长、两米高的花岗岩大理石,上书“官堂湖公园”五个朱红大字,雄厚苍劲,如同张开的双臂,迎接着八方来客。
  
那天刚好是喷泉开放的日子,儿子女儿很久没有看喷泉表演了,吵闹着要我们一起到近前等候。我环顾四周,看喷泉的人不是很多,早已没有了刚建成时的热闹。回想起去年喷泉刚开放的时候,万人空巷,那场面实在是太壮观了。
  
七点半,喷泉准时开放。随着《爱我中华》乐曲响起,四十多米的中心水柱拔地而起,拉开了序幕。围绕直冲云霄的中心水柱,有出水芙蓉动感圆润。按照“一枝独秀不是春,百花齐放好风景”的设计理念,两组副喷次第开放,有龙腾虎跃,有惊涛拍岸;有凤来仪的雍容,大鹏展翅般的热情,莲花盛开的华美如期而至。还有气贯长虹、孔雀开屏、长袖善舞,应接不暇。
  
乐曲终了,观众慢慢散去,儿子、女儿意犹未尽,一步三回头地往家走。

相关内容

分享到:
标签:标签:

猜你喜欢


Copyright 2009-2021 © http://www.jyhlj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 青藤文学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