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星月】不可拒绝的爱(散文)

【时间:2021-11-25】【来源:】【字体:

  “这几天自己做饭,还是点外卖?”我暗自得意地在电话这边迫不急待地问着儿子,像是做了一件功不可没的大事那般高兴。“能怎么办呢?上了一天班,本已累得要命,可你弄了那么多的米菜,扔掉岂不是浪费了你的心意。”儿子在电话那头用不太乐意的口气带上抱怨说。平日因为工作忙,难得到儿子那儿去一趟,去了便觉得他的米油少得可怜,于是一古脑儿地大买特买,本来省吃俭用的我到儿子那里变成不可理喻,随后又遭儿子的一顿数落。“觉得你平时忙,想让你和我爸上来,歇歇逛逛而已,谁知你不是忙着做这,就是去买那,以后叫你我都不敢了……”儿子的数落归数落,毕竟在电话里,我不去在意。而在我这里,收获的却是满满的踏实,也许中国式的母亲都是这个样子。
  
    我的母亲自返回老家以来,就把土地牢牢地攥在手心,只要有点空闲,便把所有的心思放进耕种上。菜园自然是首选,春天一到,菜园的角角落落都给翻新一遍,待能下种,便匀好菜籽,栽好秧苗,随后,菜园就像儿女一样,被母亲用力经营着,但这不是母亲的本意,因为她一个人是不可能吃这么多的菜。每到周末,我们姐妹回家,母亲总会提上自己种的一大篮菜,说是没洒过农药,吃着新鲜。接着,把菜又认真地分成两份,说是我家人多,多拿些,小妹家人少,少提点,下周还会有更新鲜的。此刻,母亲像是正做着一件功德无量的大事,自豪中带着无比开心。说实话,我每周回家带菜来回的车费足够买母亲摘给我的所有菜或者更多,而且可能买到的会更体面,但我不忍心辜负母亲的等待,我不愿伤害母亲不知不觉的爱。
  
     今年春天,母亲在老屋开片荒地,上面种了好多土豆,说是我们爱吃,秋冬可以不用买。土豆秧苗长得实在是好,母亲看到了希望,我也替母亲看到了结果。然而,夏天的雨确实少得可怜,让胖乎乎的秧苗不到一个月近乎枯萎,只要活着,就是幸运。待成熟后,母亲一锄一锄地挖起,纵是拇指蛋大点,她也不忍舍弃,大小多少都是一种收获。上次回家,母亲不好意思地说,她种的土豆太小,但吃起来还行,面性大,问我要不要,母亲说这话时似乎带着自责与不安。我立即就说,要的,自己种的,再小也好吃。母亲随即小跑似地端来一盆土豆,不顾水的冰冷,硬是在水龙头下冲洗干净,让我带走。其实,收的土豆实在不多,母亲自己可能都不够吃,带吧,心里不忍,母亲种点不容易。不带吧,母亲以为我嫌弃。犹虑再三,觉得带走比不带可能会更会让母亲开心。如果因为土豆太小而拒绝,那只会伤害到母亲的自尊,影响到母亲的心情。
  
    曾经,有位朋友对我说,她很怕回婆家。我原以为有什么大事,她却告诉我,每次回家,婆婆总会弄许多蔬菜装满半个车厢,不要吧,婆婆会不高兴,要吧,她们人口不多,实在吃不动,坏掉就可惜了,只能整天白菜萝卜的,她也吃腻了。她的婆婆实在是个勤快的人,不大的菜园到处挤满了新鲜的蔬菜,让她高兴又让她恐惧。最后,为了让婆婆高兴,她每次回家按婆婆的要求带些鲜菜,吃不动的送人,既鼓励了婆婆的自信心,又落下了别的人情,对谁都是个好事情。
  
    犹记起,我们买第一辆车的那一年,奶奶还在世。父亲走得早些,母亲去外地为小弟看孩子,家中只有年迈的奶奶独自支撑,每到周末,我们便会回去看望。一个周末,我们买了车,在零几年的时侯,也算是个大事。车刚停在老家门口,邻居家的大爷大婶们,很热心地放炮挂被面,气氛很是热闹。奶奶走出走进,高兴之余略显尴尬,无奈地对我说,我老的走不动了,买不来鞭炮被面,这里有一百块钱,你拿着,权当是我挂了个被面。我怎么可能要奶奶的钱,何况她也是平日里亲戚们给的零花钱攒起来的。我推搡着奶奶的手,怎么都不要。可我看见了奶奶的泪花,她戚戚地说,如果你爸还在世,我肯定不管,现在你爸不在了,我替你爸算是挂红吧。听奶奶这么一说,我突然明白了奶奶的心意,钱是收下了,把感激留了奶奶,把泪水留给了自己。事后多年,一旦想起,总有许多自责与内疚在泛滥。有时侯,错误地拒绝只会变成伤害,人在年轻的时侯,有些事情只按照自己的想法,或者接受,或者拒绝,根本不会替别人思考,到了一定的岁数,才能意识到当初的幼稚。
  
    曾经看过一篇文章,可惜题目忘掉了。作者说她在与母亲的通话中,无意地提到,今年的南瓜长势这么好,多想吃些母亲做的南瓜饼。然而,就在作者毫不知情的傍晚,母亲打来电话,说是已到小城的火车站,让作者下班接她一下。当作者看到母亲拽着一大袋南瓜走出站台时,她简直傻了,大字不识而且也未出远门的母亲,竟有那么大的能耐,这让她重新认识了母亲。这么一大袋南瓜,怎么可能吃掉,可母亲弄来了,又能怎么办呢!从此以后,她不敢在母亲面前提及自己的喜好,怕又惹上麻烦。这世间你需要拒绝多少次莫须有的诱感,唯独对于亲人给予的爱,不管是何种方式,都不能推辞,只有全盘照收,才是最好的结果。
  
     儿子不懂我,就像当初我不懂奶奶一样,我相信,他到了一定的年纪,也会和我一般。现在我懂母亲了,懂她为什么辛苦地整理菜园,理解她为什么用自己的汗水来赢得儿女们的认可,来获取自己的快乐。这世间,有些爱,不需要回报,是拼尽全力地,拒绝只能留下遗憾,就像草木拒绝太阳的温度必将枯萎,山川拒绝春风的恩赐必将苍桑。唯有接受,才可能如花草接受日月一样,情满四季,香留千古。 

相关内容

分享到:
标签:标签:

猜你喜欢


Copyright 2009-2021 © http://www.jyhlj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 青藤文学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