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家园】捂不住的眼睛(散文)

【时间:2021-11-25】【来源:】【字体:

上个星期日,我开车带孩子们去茶店看菊花。小妞妞在她妈妈手机里看到一段视频,茶店的菊花格桑花开成了一片花海,赏花的少男少女穿行其间,像一只只飘飞的蝴蝶。
  
孩子的天性比天空还要透明,兴趣点跳转得比猴子还快。在对鲜花美景发出一声“哇”之后,姐姐操心的便是花丛里有没有小动物,弟弟低头察看地边的溪水里有没有鱼。植物与动物联手构建了我们这个生动的世界,但孩子天生与动物更亲。
  
于是我提议,向第二个景点出发,去淇河看水,看鱼,看“关关睢鸠”。
  

  
今年的天有一颗潮湿的心,雨下得特别多,也特别猛,中原腹地几度沦陷,一片泽国。我们在山里,一道道世纪干沟出现了稀罕的流水,仿佛回到了史前时代。
  
车到淇河,就见往昔那条委婉纤巧的小河变成了腰粗体壮的大汉,淹没了岸边所有记忆中的诗意细节。新修的沿河旅游大道,很长一段至今还泡在水中,挡住了计划内的行程。我们只好就此下车,寻找可玩的项目。
  
眼前恰巧有一座跨河水泥桥梁,被不久前的洪水拦腰冲断,正中间张着一个硕大的豁口,河水在那里惬意地浩荡。桥头和桥尾各留下一截桥身,呈两头上翘,像两条愤怒的眉毛。
  
见对岸有人垂钓,且疑似有鱼上钩,孩子们便鼓动我下网捞鱼。我从后备箱掏出渔网,放入小半块月饼,自桥面一侧系入水中。我们的这个“渔网”素来羞于见人,因为它只是花十几块钱网购的玩具,一个鸟笼大小的网箱,充其量能捕获些手指粗细的小鱼。
  

  
一阵“啊啊”的叫声传来,是鹅。孩子们循声而去,在路旁的一处台阶上找到了鹅圈。这些鹅体型肥大,行动笨拙,像一座座移动的城堡。相比之下,几只母鸡倒显得小巧玲珑,机敏地穿行在鹅的腿脚之间。那个鹅圈,其实就是一座民房的基座,四面的根脚墙仅垒砌有一米来高。紧挨着的是一溜菜地,菜地旁是一个农家院,门口挂着红灯笼和特色菜招牌。
  
一见有人来访,鹅们全都迅速聚拢过来,把脖子伸到最长,把嗓音放到最大,“啊啊”的叫声震得人耳膜发痒。
  
姐姐借此考试弟弟,让他数数几只鹅几只鸡。弟弟点了点,说鹅有7只,鸡有6只。姐姐说回答正确,来,在你额头点赞。
  
那么这些鹅为什么要不歇气地狂叫呢?姐姐猜鹅们被关在这里闷死了,一见人就高兴坏了;弟弟猜它们饿了,想要我们给它们喂些好吃的;他们的妈妈启发说,想没想起哪首古诗,鹅难道不是在唱歌吗。
  
一致的意见是,把渔网提上来,把捞上来的小鱼给鹅吃。
  
淇河果真慷慨,不一会渔网里就聚集了几十条活蹦乱跳的小鱼。大家手忙脚乱地把鱼抓进小桶,兴冲冲地送到鹅的面前。出乎意料的是,几只大鹅依然只是曲颈向天,声声长啸,根本不把我们扔进去的鱼放在眼里。倒是几只鸡精明而低调,一声不吭地在地面抢食美味。似乎鹅们的眼光太高,关注的只是我们的脸和我们的手臂。
  
笨鹅!我在心里说。但同时也觉得这几只鹅憨态可爱,它们不为食物所动,齐刷刷把脖子伸过来,朝着你一个劲地大叫,那种急切而执拗的神态,很像哭闹的婴孩,要的只是一个拥抱。
  

  
一辆黑色的越野轿车驶来,熟练地停泊在农家院岸下。从车里钻出来4位女士,听口音像是安阳人。她们的年龄三十左右,穿着都很优雅。
  
几位女士走进农家院,几分钟后又重新走出,悠闲地站到河边赏景。很快就从院里出来一位腰系围裙的妇女,手里提着一把尖刀。大鹅们一看到她快速走来,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,立刻惊叫着四散躲避。
  
俩孩子与鹅的交流告一段落后,刚要离开一会儿,听到鹅的叫声又猛地扭转回头,看到那妇女掂着刀子抓鹅,不知道将发生什么。
  
我也没有料到这一幕出现,就想把孩子们赶紧拉开,避免血腥的场景刺伤他们的眼睛。但好奇让他们的决心高涨,我怎么也扭转不动他们的身体,遮挡不住他们直愣愣的视线。
  
结果孩子们眼睁睁地看到,农妇终于逮住了一只鹅,将它提溜到小菜地的石头高台上。女人一手攥住鹅脖,一手拿刀切割。那鹅体型庞大,又拼命挣扎,农妇似乎有些力不从心。只看见她频繁地调整着动作,手里的刀子一直在用力,鹅的身躯一直在扭动,两个翅膀一直在扑腾。
  
正在农妇忙乱之际,又一个意外发生。圈里的另一只鹅猛然跳出矮墙,平伸着脑袋快速向大路方向奔逃。农妇扔下手里的活计,冲下坡来追赶。眼看就要追上时,鹅突然拐弯,差点让追击者摔个跟头。但也就是几个回合的事,鹅被农妇扑住,重新被扔回圈里。
  
就在这时,小妞妞一声惊叫:“那只鹅!”我一眼望去,高台上那只被杀的鹅竟直直地站了起来,正高举着血红的脖子望着岸下的我们。它发不出声音,没有任何动静,像一尊可怕的雕像。而它的身后,农妇正再一次向它走来。
  

  
我无比后悔没有早一会离开此地,没有及早料到那个高石台其实是一个屠案。我觉得自己的脖子很硬,很疼。
  
姐姐在哭,弟弟呆呆地像个木偶。他们的心里不知道发生了怎样的震撼,甚至坍塌。我给闺女擦泪,看到她的眼泡是红的,眉头是红的,额头也是红的。是的,她刚刚还在和那些鹅对视,说话,逗趣,给它们逐个起名,谁知突然就来了一场变故,其中的一只被活生生地杀死在了面前。仔细想想,先前这些鹅也许并不是因为寂寞,因为饥饿,而是因为恐惧,因为无助,才“啊啊”地向我们发出救命的呼喊。
  
我叹口气,只得这样对孩子们说:这个世界上的生灵都是苦命的,可怜的,谁都可能被杀死,被吃掉。就像咱们捕捞的那些小鱼,就因为饿,因为贪吃,在食物诱惑下钻进渔网,丢了性命。每一条鱼都是一条命,就连每一粒豆子都是一个生命。人的一生吃的喝的,总是在消耗别的生命资源。所以人需要感恩,需要忏悔,需要赎罪。
  
孩子妈说,我刚才真的想过把那只鹅买下来,救它一命。
  
你买了这只鹅,店家还会给客人宰杀另一只鹅。
  
闺女边抽泣边说,太可怜了它们。我以后再也不吃肉了。
  
你一个人不吃肉,不能让天下人都不吃肉。猪长得白白胖胖,鸡鸭肥得流油,鹅昂着又长又美的脖子,它们全都逃不脱被杀吃的命运。牛给人劳作了一辈子,到年老体衰不能干活的时候,还要被人杀掉吃肉,它临死都是会流泪的。逢年过节,便有“磨刀霍霍向猪羊”的盛况。人的每一个节日,都是动物们的祭日。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美丽,又如此残忍,你们迟早都会明白,早晚都要面对的。
  
不远处的那4位女子注意到了这边的状况,特意送过来两块点心。我说小孩子容易情绪化,你们别太在意。她们这么远跑来,一定是专门来吃这家特色的。
  
我给孩子指指这家农家院的招牌,上面用超大的字体赫然写着“铁锅炖大鹅”。我说妞别哭了,那几位阿姨已经被你哭得很尴尬了,再哭人家这顿饭都吃不出正宗味道了。
  
回到车上,气氛与来时已完全不同。大家谁也不再关心外面的风景,也没了其它别的兴致。忽然闺女说,我长大还是要当一名科学家,将来发明一种跟肉一模一样的东西,比动物肉还要好吃,这样动物们就再也不会被杀了。
  
我注意到她的弟弟也在使劲地点头。
  

  

相关内容

分享到:
标签:标签:

猜你喜欢


Copyright 2009-2021 © http://www.jyhlj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 青藤文学网 版权所有